繁忙的一天過後,終於到了就寢的時間,
此時在寢室的有三個人,分別是學長學弟還有我。

學長已經睡了,我和學弟準備就寢,
此時學弟搬了電風扇過來,問我:「學長要不要吹?」
(如果我說不要,那麼他就會把電風扇調成只吹他)

此時我開了個雙關語的玩笑,
我用手指了指褲襠說:"下面要吹"

此時學弟被我的玩笑激到,說了聲:「靠杯」(笑)

但是沒想到就在這個 "摸門特" (Moment)
他居然把他的鹹豬手伸了過來......

當下我只感覺一陣酥麻,表情應該很囧吧。

可惡,居然敢抓我,我一定要給你抓回去 = =+

就在這麼想,準備動作的時候,察覺不對,有視線一直往我這邊射過來。

回頭一看便發現學長在他圓圓的臉上用那兩條如芒草割過去般的眼睛看著我。

此時只好打哈哈,看學弟一眼,用眼神暗示他休兵不能玩囉。

他後來因為人力不足被調走,所以直到退伍,我都還沒抓回去...真是一大遺憾是也 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anyo

Man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