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故事發生在一個高職女生身上,她的名字叫做小珍,她就讀一間國立綠風高職,今天她充滿了新鮮的感覺去參加就學典禮,不過臺上校長、主任、教官和老師的話,她完全沒有聽進去。

因爲她現在滿腦袋瓜都在想這未來三年的高職生涯中,要交個男朋友、談個轟轟烈烈的戀愛。她所念的科系是商用資訊科,她當初以爲這門科系只要整天玩電腦就可以了。事實上,她錯了,大錯特錯~~不過當她發現時,已經太晚太晚了…

第一章 一切就是從這裏開始

就學典禮結束之後,班導師就帶我們去教室,座位好像可以自己選的樣子。我選了一個中間偏向右邊的位子,我旁邊坐了一個男生,胖胖壯壯的,面貌還不算太差,接下來我們班就抄日課表,我看到了!太好了,有體育課耶。

等,等一下,我們班男生不算少數耶,所以我們班上完體育課,整間教室一定充滿了「迷人的體香」~~

Oh my god,而且我看我右邊胖胖壯壯的男生,一定很愛運動的,希望他不會流太多汗(汗),
算了,沒差。到時候我真的受不了汗臭味的時候,我只要拿起我有花香的原子筆,拿起來猛吸就行了,別人看起來會以爲我拿著筆在思考~~搞不好會覺得我很有氣質呢~~呵呵~~好像想太多了~~~

班導師是個帥帥的男生,年紀大概在30歲左右。完蛋了,小珍開始後悔了,
他後悔剛剛選座位的時候,他選了一個中間偏向右邊的位子。~

我剛剛想說因爲根據我國中的經驗很多老師說話都會噴口水,所以我才挑了個中間然後偏向右邊門口的位子,唉~~真羡慕坐在前排的同學,可以盡情的吃他的口水。呵呵覺得自己真的是個變態耶,不過我只是想想罷了,幻想不行嗎?

雖然說班導師長的帥帥的,但是我沒三分鐘就看膩了,於是我低頭看我的日課表,我看到了計算器概論,疑?真是奇怪,計算器概論有什麽好講的啊,計算
機就計算器啊,難道上這門課的時候,大家都帶著一台計算器然後按來按去的
嗎?不對!那就變成是上會計課了,後來看了書才知道計算器概論是在講電腦,計算器本身就是一台功能最簡單最簡單的電腦了。

現在我又看到日課表上的社會科學概論,我的直覺告訴我,那大概是跟國小的生活與倫理和國中的公民與道德類似的科目,管他的,反正上了就知道了,順便一提,我不知道爲什麽,我每次看到「生活與倫理」這五個大字的時候,腦海中馬上浮現「亂倫」兩個字,看樣子我的思考方式真的是走搞怪路線的吧。▔▽▔|||


接下來班導師就安排我們班的打掃工作,沒想到我居然被安排放學留下來排教室的桌椅,天哪!那要很晚才能回家耶,我長的這麽沈魚落燕、閉月羞花,萬
一遇到壞人該怎麽辦啊?唉~~真是紅顔薄命。

留下來排桌椅的總共有四個人,兩男兩女,到了放學時間,那兩個臭男生放學排桌椅之後,要去網咖玩他們的網路遊戲。不肯當我和小琪這兩名國色天香美少女的護花使者(我們四個回家的方向是順路的,也許是故意安排的吧。)

排完桌椅之後我們就和兩個男生說再見。(我心裏詛咒他們玩的正高興的時候剛好停電,這樣才能消消我的氣。)

我們就這樣走著走著,走到一家便利商店。小琪對我說:『小珍,我家就在轉角
的巷子裏面,有空可以來找我喔。』喔喔,我會記得的,呵呵,對了,你回到
家之後,會上即時通嗎?『會啊,大概上兩個小時,收收信,然後就下。』

哈,那我回家之後,密你喔。『好啊好啊』 那掰掰囉『 掰掰。』於是和小琪道
再見的我就順路走進那家便利商店,我這個人向來買東西都是隨性的,沒有事
先計畫,看到什麽買什麽,所以常常敗了很多錢買了不必要的東西,買了之後,
沒多久就馬上後悔那種,沒辦法,都怪現在的包裝都太可愛了,害我看了都忍
不住就給他買下來了,管他的,反正買了再說,到時候真的不喜歡的話,還可
以拿來送人啊。

以前有人跟別人開玩笑的說:這女人…自己不喜歡的才拿來送人啊,看來跟他交朋友要小心一點。我當時就回他:吵屁啊,我拿有啊,我不喜歡的,別人不見得不喜歡啊,東西要錢耶,丟掉多可惜啊,我送人都會問對方喜不喜歡呢。唉~這些都已經是陳年往事了。

我在便利商店看了看,最後買了150點的線上遊戲點數卡和一罐巧克力奶茶,回到家的我,馬上打開電腦上網,開了即時通,小琪果然在線上,我馬上密他,

安安啊,『安安^^』你上線多久了啊?『有一會兒了。』我和小琪閒聊一下,我才知道小琪家裏超有錢的,他家網路裝的是T1,他還對我說,好慢喔,螢幕用的是液晶螢幕,無線鍵盤,光學滑鼠,想我小珍之前還用56K電話撥接呢,最近才辦512K的寬頻的說,我問他平常用電腦都在幹麻啊,『我啊,大部分就收收信囉,玩網路遊戲啊。』

是喔,你有玩網路遊戲喔。『黑啊』那你玩的網路遊戲叫什麽名字啊?『光明創造神』(這不就是我剛剛在便利商店買的網路遊戲點數卡嗎?)喔喔,你在哪個伺服器啊?『我在"性感尤物貴婦人"啊。』=.= 好有趣的伺服器名稱啊,哈,等我遊戲灌好以後,我就去找你喔,『嗯,明天吧,我要去睡美容覺了,你也早點睡吧,晚安。』晚安。

~隔天,小珍起床,他發現一大清早起來不知道要幹麻,只好打開電腦囉。(這是他每天的例行公事。) ok…連上網路,打開WEB信箱…~

YA!我的信箱已經被莫名其妙的廣告信佔領了。
一打開大部分都是廣告信,
這些廣告商可真熱情啊。(汗)
就像蒼蠅看到鮮美的牛肉一樣,
黏的緊緊的,死也不放。
我真的不知道爲什麽那些廣告商
會知道我的信箱。(真恐怖=0=)
而且還每天收到很多,害我想要換信箱了,
但是換了之後。
我又考慮到會不會Miss掉朋友的信。
唉~~真煩惱~~~ = =

砍了非常多的垃圾信 小珍當場氣到不行

他其實很想自己拿個皮鞭,把那些寄廣告信的人通通抓來,拿皮鞭狠狠的抽他們。

邊抽邊露出喜悅的表情,盡情的把不滿發泄在他們身上。ˋ皿ˊ

現在是9月多,剛開學不久,大家其實玩心還沒退。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

上課其實算是蠻無聊的事,唯一覺得上課有趣的,就是上電腦課囉,可惜電腦課不是天天都有,不過其實也應該滿足了。老師通常講完課,都會給我們自己的時間上網,呵呵,那是最快樂的吧。上網沒事幹的時候,我都會上聊天室虧哥哥。(噗)

沒有啦,只是當個朋友聊聊天罷了。(其實想多交點男的朋友,因爲要是我有很多很帥的男的朋友可以帶出去,這樣我會很爽,讓人家以爲我有帥哥追我。喔呵呵,一想到這邊,我爽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噗噗)

我在聊天室看了看,就密了一個ID名稱叫做 籃球爭霸 的男生。

草莓果汁 對 籃球爭霸說 : 安安啊 ^^
籃球爭霸 : 安。

草莓果汁:看你的ID 你很喜歡打籃球啊

籃球爭霸: 是很喜歡 但是……

草莓果汁: 但是什麽啊? 0.0

籃球爭霸: 但是最近這幾天 老天爺一直下雨 真是不給面子….

草莓果汁:是啊 最近都在下雨耶 好煩喔 ~.~(其實下雨對我來說 造成非常大的困擾 害我都不能去籃球場看帥哥 有些男生還會脫衣服 讓我看的好爽喔)

其實覺得自己還蠻變態的,如果那些打籃球的男生知道有我這個變態偷窺女在看他們打球 一定不敢脫衣服 甚至當場走人~~ 一.一

籃球爭霸:嗯啊,我已經快要抓狂了,沒籃球打好痛苦……我已經一個月沒碰球了。難得出去打球,結果後來就下雨了,沒有打的很爽。

草莓果汁:這樣啊,既然你現在無法打籃球,那你看看書也不錯啊。

籃球爭霸:現在天氣很悶,我看不下書。

草莓果汁:你幾歲,哪人啊?(我覺得他的邏輯有點奇怪,天氣好去打球,天氣不好又看不下書。所以結論是…不管天氣好不好,他都不看書就對了,所以我還是快點換個話題比較好。)

籃球爭霸:我17歲,臺北人,你呢?

草莓果汁:我喔,我18歲,跟你一樣也是臺北人。(這個男的比我小耶,我要考慮姐弟戀嗎?算了,別自尋煩惱。= =)

草莓果汁:那你讀哪里?你現在應該在念書吧。^^

籃球爭霸:綠風,你知道吧?

草莓果汁:恩…我知道啊。(真剛好啊,命運就是這麽奇妙,他會是我的真命天子嗎?)

籃球爭霸:你呢?

草莓果汁:恩? ^^?

籃球爭霸:你念哪?

草莓果汁:呵呵,跟你一樣喔,很巧吧。

籃球爭霸:喔。

我忽然有一種感覺,覺得他該不會是我們班的吧,
於是我問他。

草莓果汁:你念哪一科的啊?^^

籃球爭霸:電雞科。

草莓果汁:………………..(還好這是在網路聊天室 不然我不知道我的臉會冒出什麽樣的表情 我是那種很容易把心事直接寫在臉上的人)

籃球爭霸:我剛剛打錯了,是電機,抱歉。= =|||

草莓果汁:喔喔。(馬的,你不要嚇我嘛,害我以爲我遇到變態,想按右上角的X說。)

唉,本來期望一個美好的聊天氣氛的,被”電雞”這兩個字完全毀滅啦,阿嗚~ >0<

鐺鐺鐺鐺~~ 很清脆的上課鐘聲響起 我不得不把聊天告一個段落~~

草莓果汁:Sorry,我必須上課囉,如果有緣的話,我們還會再遇到的。當然,我會用相同的暱稱~~ ^_^ 那,掰掰囉~~

籃球爭霸:掰掰~~

[草莓果汁]離開聊天室……

接下來我們就開始上電腦課,上課20分鐘,胖老師都還沒來,八成在辦公室看完A片才過來。(笑)

死胖子,然後我們就聽他在那邊碎碎念,大概把碎碎念當成他的減肥運動,呵呵。

由於非常的無聊,於是我做了一個屬於我自己的簽名黨。

『如果有空,我們聊天。我有空嗎?沒有,所以我不能陪你聊。』

痾,有不少人都在問我在學誰。
但是偏偏我又不能說,因爲學的又不像。
看出來的人,十個有六個會說,白濫,但是不好意思,我就是這麽白濫。

挖呵呵,咬我啊。

雖然我自己也覺得這個簽名檔,看起來十分的白濫。但是我覺得我寧願白濫,就是白濫才不會有人來學我。我討厭別人學我的感覺,開學也有一段時間了,老師說,我們夜校要跟日校的拼,一定要補習,不然升學的話會吃很大的虧。

我心裏想:『我想吃虧是一定的,夜間部的要跟日間部的拼的話,本來就比較吃虧,我現在覺得我非常的搖擺不定,啊~~煩死了,找一個有錢的公子哥來養我一輩子不就好了嗎。

連我自己問我自己:小珍,妳想有可能會成功嗎?
小珍:不可能………
連我自己都可以非常有自信的回答~~

當然以上幾點都是我的幻想。

天底下哪有這麽好的事情。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莫非定律的關係,
最近老是出門常常下雨,
偏偏又沒帶傘。
不過,巧的是,
只要我當天帶了傘,
那一天就一定不會下雨。
天哪,爲什麽我怎麽倒楣,
莫非我前世是氣象主播,
播報了太多錯誤的氣象新聞,
所以今世要受到如此的對待~~

不過爲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帶傘,不僅可以遮雨還可以防止色狼~~
大家一定很好奇,我出門到底是要去幹啥勒。
其實是爲了參加國中同學的聚會。
我本來是不想參加的說。

但是在某人的『電話騷擾』之下,我不得不去。
到達了目的地的餐館之後。
看到了幾個熟面孔,呵呵,他們實在是一點也沒變。
還是那個死樣子,喔!不!我是說,還是那個老樣子,呵呵。
一進去之後,我便打了個招呼,嗨!你們好久不見啊~~
此時,一個身材壯碩,但是透露出斯文氣息的男生說:『嗨~~你還是那副死德性, 一點也沒變。』

(馬的~~這才是老娘想說的話 被你這個臭小子先講了)
『死吳如豪,這才是我想對你說的話勒,你也沒變啊,你今天怎麽沒戴那副蠢眼鏡啊,你戴了那副眼鏡,人家才會覺得你還像個人~~』
『我忘記了啊,不過妳也一樣,妳沒穿裙子,人家根本就不知道妳是女的…
哈哈。』

吳如豪是我國中的同學,他從以前到現在講話都很愛虧別人。
雖然有時候很討厭他的嘴賤,不過也多虧他,讓我國中的日子不至於那麽無聊~~

『臭如豪,這麽久不見,最近都在幹麻?』
『最近都在釣魚啊,我迷上了釣魚了~~』
『釣魚?你不要給魚釣就不錯了,呵呵。』
『如果是美人魚的話,我願意給她釣,嘻嘻~~』
『呵呵,你如果有那種運氣的話,那你早就中樂透了。』
『說到美人魚我才想到,美人魚的肉吃了之後會長生不老,你知道嗎?』
『………我說妳可不可以不要光想到吃啊?』
『哎唷~~你難道不知道很有名的八百比丘尼的故事嗎?』
『我當然知道啊,吃了人魚肉活了八百歲的女人。』
『800歲….那人魚肉是相當補的說~~』
『怎麽?你想吃啊?難怪人魚們要躲起來,不然被你這種人發現,就死定了。』
『拜託 我才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人魚勒,就算有,現在環境污染這麽嚴重,什麽垃圾都丟海裏面,人魚早就死光了吧。要不然就爲了逃避污染,躲到深海裏~~』

『哎呀呀,美人魚又不一定很漂亮,搞不好醜的要死勒。』
坐在一旁的女生,發言了。說到醜的要命的時候,臉上露出嫌惡的表情。
『呵呵,美珊,你是不是有看過,上半身是猴子,下半身是魚的人魚標本照片。』
『有啊,我有在網路上看過,醜死了,我看了那照片覺得人魚只不過是以前的人太無聊,所捏造出來的罷了。』
李美珊說道。

(李美珊是我國中的同學,注意是同學喔,而不是朋友,因爲我實在覺得她跟我不投緣,所以我都會保持距離。)
『哈哈,美珊你不覺得古時候的人很有創意嗎,把猴子的上半身和魚的下半身接在一起,做成人魚的標本。』
吳如豪笑著說。
『我只是覺得如果真的有這種上半身是猴子,下半身是魚的動物,會覺得很恐怖啊,大概都不敢去海邊玩了。』
美珊嘟著嘴說到
『今天是只有三個人嗎?我記得當初好像是預定四個人要來吧。』
我疑問的問。
『那個他今天有事情,所以不能來。』
吳如豪解開我心中的疑惑。

『那個美珊、如豪。我要回家了。今天跟你們聊的很愉快,謝謝你們,掰掰』

美珊、如豪:『掰掰』

我在美麗的夜晚觀賞皎潔的明月。
忽然我不知道怎麽回事,一陣暈眩,我居然飛了起來。
輕飄飄的,飛了上去,直奔月亮,忽然間,我隱隱約約看到了宮殿。

如同繁星點綴的水晶宮殿,就有如被衆神祝福般,在月亮上發出光芒。
想不到月球居然有如此豪華的宮殿,想必是嫦娥居住的地方。
沒想到我看到了吳剛,俊俏的臉龐,英俊極了。全身上下都是結實的肌肉。

他正在賣力的使勁砍樹,砍樹的樣子好性感。
正當我正在仔細欣賞吳剛砍樹的雄姿的時候…
我看到一隻兔子跑了過去,轉移了我的注意力。

天哪,是好可愛好可愛的玉兔耶,我當下就想把牠抱回家,想讓牠每天搗麻署給我吃,所以我馬上就追了過去。
追著追著,玉兔轉過頭來,忽然露出猙獰的面孔,還露出『牙齒』向我撲了過來…
『啊~~~~』
原來是夢...只是個夢罷了,但我不知道是個惡夢還美夢~~
馬的,都是那只臭玉兔,不然我可以多看吳剛幾眼呢~~
唉,算了,夢畢竟只是個夢。


今天一大早起來,我的早餐是個熱牛奶加兩個肉包,我的早餐都是隨便吃吃的。
牛奶是我又愛又恨的飲品,愛是因爲它有營養,又是美白聖品。恨是因爲我個人體質的關係喝了幾乎常常都烙賽。

話說這一天發生了新鮮事,我在通訊軟體上碰到小琪,小琪很困擾的對我說:
『小珍你知道嗎?我最近創了一個算命的家族,結果已經兩個多月了,還是沒有人來…唉……』

痾…算命的家族居然會沒有人氣,這倒是很新鮮。
『你先聽我說,通常一個網站會沒有人氣不是沒有原因的。可能是你首頁不夠漂亮不夠吸引人,或是網站的介面操作太沒人性化,操作困難,網站繁複。讓一開始進來的網友往往不知道該看哪里才是他所需要的資訊,可是你的網站是入口網站的家族,所以應該沒有操作介面太沒人性化這個問題。』

『我的家族應該弄得蠻漂亮的,首頁漂漂,文章也不少啊。不過到現在還是只有我一個成員在唱獨角戲,其他的網友好像看看首頁就沒進去了,文章點閱率0。』

『痾…怎麽會發生這種事情呢?我想你還是直接把你的家族網址po給我。我看看吧,雖然我不是什麽專業人士,但是我可以依我的感覺,提出一些建議讓你參考看看。』

『ok 網址給你 ………』

就在我收到網址的時候,我馬上點進去,沒想到一進去之後,赫然發現高高挂在網站首頁的幾個大字。

~歡迎您來到 有命算到沒命家族~

小珍:……………………..
我沈默了好一陣子……

我一開始還以爲原因到底出在哪里呢,小珍這傢夥當真不知道嗎?= =
唉….我就說嘛,像臺灣人這麽愛算命的,居然一個算命的網站會沒人來,也真是夠神奇的,神奇的指數就跟路邊的算命小攤,倒掉一樣……

我覺得我剛剛那樣認真的推測原因就好像個傻瓜一樣。=0=
『我說小琪你啊,你如果真心想要你的網站要有人來的話,那就不要用這麽另人哭笑不得的名字了,什麽有命算到沒命勒,有沒有搞錯啊。』

『什麽!?原來問題是出在這裏啊?什麽嘛~~我覺得這個名字很俏皮啊,真是不懂的欣賞我的藝術~~』

『痾….反正你就把名字改看看好了,說不定改了之後,就會有人氣了喔。』

『喔,好吧。我會試著照你所說的去做,謝謝你囉。』

『嗯,不會~~』

於是這場鬧劇就這樣落幕了……

之後我在網路上遇到了吳如豪。

『唉,剛剛玩網路遊戲被一個白木搶怪,搶完我的怪之後我就被他殺了,還被他嗆嫩。』
吳如豪無奈的說。說真的,他也只能無奈。網路遊戲本來就是這樣,弱肉強食。
『你怎麽這麽倒楣啊 = = 那個白木的暱稱叫做什麽勒?』
『善良老百姓。』

『…………….噗呵呵,還真是善良勒….這個人的心機一定很重,故意取這種好像好人的暱稱,其實是要人放鬆戒心,然後趁機偷襲,還真是心機重啊。』
『我覺得你會說出這種話,那也表示你的心機也不淺。』
( = = 這傢夥是想找老娘吵架嗎?如果是的話老娘奉陪! )

『臭如豪!你是怎樣啦?想找老娘吵架哩?』
『唉唷~~大姐 我哪敢啊』
(隨便說說就生氣了,真是個小心眼的傢夥……)
『哼,沒有最好。』
『既然你玩的那麽生氣,那你幹麻還要繼續玩勒?』
小珍不解的問。
『那是少數啊,還是有很多的玩家人很好的。』
『喔喔。』
『你玩的網路遊戲叫啥名字啊?』
『光明創造神。』
(光明創造神??那不就是小琪在玩的遊戲嗎?)
『那你在什麽伺服器啊?』
『我在 性感尤物貴婦人伺服器』
『那你在遊戲中的暱稱叫啥勒?』
『究極小可愛。』
(= = 男生還取這種暱稱,真是惡到爆。)
『吼,你玩女生角色喔?』
『有什麽不可以的嗎?』吳如豪八成心裏在想『討厭~~被你發現我多年來的小秘密了,怎麽辦,希望他不要跟班上的同學說。』
『沒。』(看你好像還玩的很爽的樣子。)
『哈,看樣子好像很多人玩這個遊戲的樣子,我可能會去玩玩看。』
『喔,這樣啊,那你什麽時候要來找我啊?』
『隨緣吧。』

首先我去便利商店買了遊戲,光明破壞神創造包,安裝好之後,就去遊戲官方網站註冊了帳號,就上線了。在創造人物的時候,我很煩惱我該取什麽暱稱。
好了,我決定了,我的暱稱就是『貪官汙吏』。
我馬上就上線,稍微修練了一下。

然後我密,究級小可愛…
『嗨,究極小可愛。』
『嗯?你誰啊?』看樣子傻傻的吳如豪根本就不知道他碰到的男角色是我
『嘻嘻,你猜啊?猜猜我是誰?』
『小珍,你不要裝了…』
『你怎麽知道就是我? =.= 』
『我感應到天地磁場的靈氣,以及天上星宿的位置,所以我知道是你。』

『哼!最好是,有夠虎濫,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你怎麽不去當算命仙,還待在這裏幹麽?』
『哈,沒啦,只是我認識的人裏面會說猜猜我是誰的,我覺得只有你了。』
『早知道就不說了,一點都不好玩。』
『你怎麽會上來啊?是不是暗戀我?想跟我一起玩啊?』
『暗戀你是假,一起玩倒是真的。你這種型的我會愛上你,除非你家中樂透,那我還會考慮考慮。』

『你也未免太現實了吧。』
『呵呵,開個玩笑不行嗎?』
於是我們兩個就在線上遊戲世界練功,他玩他的究極小可愛,我玩我的貪官汙吏。

好笑的是,我們和遊戲裏面的人物剛好是性別相反的。我問他爲什麽會想要玩女生,他說,因爲玩女生,被怪物打到的叫聲很好聽。他在網咖聽到,就覺得不錯 所以他當下決定玩女生。(天哪,真是令我暈倒的答案,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才好,不過這個行爲倒是很像他會做的事情。)

他回問我,你呢?你爲什麽會想玩男生呢,我說,因爲我不想連玩個遊戲也要被虧來虧去的,我覺得實在很煩,玩男生比較不會受到變態的騷擾。
『吼,玩個遊戲還要玩砍材遊戲,實在很煩,砍好慢。』
(我有點不太想玩砍材,可是偏偏要做的道具,要砍材才行,不然跟玩家買的話,又會被坑一筆。)

『你就一步一腳印慢慢砍吧,正所謂,前人種樹,後人砍樹啊。』
『呵呵,好笑耶。這是哪里冒出來的莫名其妙的東西?你是不是想把以前種樹的人給氣的活過來啊。』
『唉唷,遊戲嘛。幹麽那麽認真。= =而且沒有前人種樹,後面的人要怎麽砍樹啊,你說有沒有道理。』
『好啦,就算你有道理啦,你不要吵我。』

(老娘不想一直聽你念瘋話。)
攬的鳥他的我,於是決定專心砍自己的材,但是他還是一直找我講話。
『你那邊不是有很多木材嗎?給我一些吧。』
『你要那個幹什麽?』我實在不解。
『我要做釣竿啊,我還要做一整組的釣具,然後我把這個命名爲下海抓魚系列。』

『下海抓魚應該是漁船灑魚網吧。』我小小的給他吐槽一下。
『吼,你不要這麽會計較嘛,等我做好一大堆釣具,拿去賣的時候,要是賣的好 到時候分你吃紅。』說的倒好聽。
『不必了,你有這份心就好了。』(其實我根本不指望他會賺錢,真的。= =)
『唉唷,你還蠻會說話的嘛。』吳如豪說這句話我不知道是真的在誇獎我,還是在諷刺我。

『我本來就口才了得,不說了,我玩的很晚了。現在都12點了,我要下線了。』
『12點,我覺得還很早啊,幹麻那麽早睡啊?睡美容覺啊?』
『美容覺哪有這麽晚才睡,我告訴你好了。因爲我是灰姑娘啊,12點過後,魔法就消失了。』
『哈,我今年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
吳如豪諷刺的說著。
『哼,不理你了,我要去睡搞搞了,掰掰。』
『掰掰啊,灰姑娘。』

今天實在玩的太晚了,希望不會因此而長痘痘,要是看到明天早上起床照鏡子痘子跟我說:『Hi,小珍姐姐您好,我是剛誕生出來的小生命,你看我多麽美麗啊, 就像藝術品一樣,往後的日子裏就請你多多指教囉。』

那我真的會當場瘋掉,最近才剛擠掉不少紅寶石的說。唉,如果真的是紅寶石那就好了,我現在超想把全部的紅寶石拿掉,不然一個臉金光閃閃,都是紅寶石, 叫我怎麽出去見人,想到就氣。我還是趕快去睡我的覺好了,不然痘痘會跑出來

隔天,我一大早起來看鏡子,呼,好顯,還好痘痘沒出來跟我說哈囉,恩,我果然是天生麗質的美人胚子,不過美人也是會肚子餓的,於是我就出門去便利商店買東西吃,正當我正在挑選商品的時候,忽然眼睛一黑,我什麽都看不見了,一雙大手把我的視線都遮住了,然後我的耳朵聽到:『嘿嘿,你猜猜我是誰?』
『我猜…』(這聲音很熟悉,但是一時之間我又想不起來,因此我決定採取拖延戰術。)

唉唷,你就是"那個"嘛~~ 大家都這麽熟了,何必玩這種猜猜你是誰的遊戲。
那個?那個是哪個?
就是那個啊…
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誰對不對…
小珍:『呵呵,我怎麽會不知道呢,你就是"那個"嘛~~』
我依然想要做垂死掙扎,能拖多久就多久~~

『你夠了喔,既然你猜不出來的話,那我答案就要揭曉了。
我就是……』就是什麽?忽然間我眼前一亮
他的手放開了,我轉身過去看他。
『表哥!怎麽是你?』
『嘿嘿,你還記得喔。』
『嗯啊,我還記得我們上次見面是在一個很尷尬的場面。』
『尷尬?喔!我想起來了!實在有夠好笑的。』

這件事情發生在開學前的暑假,當時我去吃鄉下的親戚的喜酒,忽然吃著吃著, 忽然就有電子花車女郎唱起歌來了,唱歌還不打緊,重點是她邊唱邊脫,很快地就一絲不挂了,然後就在舞臺上扭腰擺臀。

我的天啊!我忽然不知道我應該看哪里才好,只好低頭邊聽女郎的歌聲繼續吃,忽然我發現眼前的男人,也就是我的表哥目不轉睛的看,我想他是沒看過吧,不過我也沒看過…我不懂爲什麽吃喜酒 要請會脫衣服的電子花車女郎,我對面的表哥邊吃邊笑,他大概也沒看過這種的吧。

因爲這件事情,我們熟識了,他事後還很白木的問我說『你是不是覺得很無聊, 沒有電子猛男在上面脫衣跳舞給你看。』
我回答『屁勒,我要是真的那麽想看的話,我不會去海邊看個夠喔。』

『唉唷,你總算說出你的真心話了喔~~』
『我剛剛只不過隨便說說,開個玩笑,你也信。』
『我剛也是玩笑啊,何必認真。』
『吼唷,不跟你說了,我肚子很餓,買完東西就要回家了,有事情在打電話給我吧。』
『恩,那就這樣囉,掰。』
『恩恩,掰掰。』

挑好東西,在櫃檯結帳的我,非常溫柔的說一聲…
『先生,我剛剛被那個豬頭遮住視線的時候,你怎麽都不來救我啊,見死不救喔』我跟這位店員蠻熟的,我常常來這家光顧,所以我就很疑惑,居然在一旁冷眼旁觀,搞不好還吃吃竊笑勒。

『喔,我是因爲他跟我比了一個手勢,然後說我看到我表妹了,我要捉弄他,你安安靜靜的看喔,如果要是真的有什麽事情的話,你放心 我會過來幫忙的。』
知道我表哥的無聊行爲之後,我深深覺得他沒藥救了,沒想到過了那麽久,他還是那個死樣子,沒事就喜歡捉弄別人,不過我還是不會真的去討厭他的,畢竟有時候被他鬧一鬧,調劑調劑身心也不錯,只不過心臟要有力一點就是了。

吃完東西的我,接到一封簡訊:『我好無聊喔,快開通訊軟體陪我聊天,小琪。』

身爲她的死黨的我當然二話不說上去囉,反正我也無聊,閑閑沒事幹。
上去之後,她問我有沒有什麽好玩好笑或是難忘的事情。

『嗯…我想到我國中上美術課的時候,
有一天啊,美術老師要我們自己畫一張畫,當作第一次的作業成績,題目自訂, 我以前在鄉下常常看到農夫,我就決定畫農夫,畫著畫著,忽然吳如豪過來了,他看了看我的畫,便說了一句我這輩子也難已忘記的話:『小珍,你的稻草人畫的好像喔。』
小珍,你的稻草人畫的好像喔…你的稻草人畫的好像喔…稻草人畫的好像喔…畫的好像喔…好像喔。

討厭的話一直在我腦裏,餘音繞梁,揮之不去。
我身平第一次知道什麽叫做被人挖苦的感覺…
所以小琪,這樣你就知道我的美術有多麽差勁了吧。
我自己其實也覺得蠻像的,索性把題目改成稻草人。
後來老師還誇獎我,嗯,畫的很棒耶,栩栩如生…
這時候任何的誇獎對我來說都是極大的諷刺。』

『哈哈哈,你的美術會不會太差了點,畫農夫別人看起來像是稻草人。我真的被你打敗了。』

小琪邊笑邊說。
『臭如豪,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你說的話,給老娘記住。』
『唉唷,不知者無罪,他壓根不知道你畫的是農夫啊。』
『吼,連你也這樣,不過其實你說的也有道理啦。』
『呵呵,對吧。那個…我有電話進來了,可能會講很久,我們改天在聊吧。』
『OK,那下次你無聊的時候,隨時可以傳簡訊,叫我陪你。』
『嗯嗯,今天真的很愉快,謝謝你,掰掰。』
『嗯,不會,掰掰。』

跟小琪聊完的我,一時沒事做,想到我之前練的很強,又很久沒動的網路遊戲,光明創造神,一時手癢,就上線玩遊戲去了。
就當我行走江湖之際,看到了一個很陌生,又彷佛在哪看過的暱稱,善良老百姓!
我忽然想起來了,他就是那個心機重的玩家,明明就是壞人還取那麽善良的名字,真是噁心。
於是我就跑了過去,跟他打了個招呼。

『安安啊,我看到你身上的風水寶袋,我想跟你買耶。』其實我根本就不想跟你買東西,這只不過是轉移你注意力的一個手段罷了。
『價錢你出,我如果滿意就賣你。』果然…我就知道你會說『出』。
『那這樣吧,因爲我很想要買,那我就用市價的兩倍價錢,也就是40萬跟你買好了。』

『嗯嗯,那交易吧。』
(哈,中計了,我就是要讓你交易,讓你放鬆戒心。)
人爲魚肉,我爲刀俎。你這個假的善良老百姓,去死吧!

當下我使出我的招式,飛‧海‧九‧龍‧式,使出這招後,畫面浮現九條怒吼的龍。我每揮一刀,便往對方身上撲過去。對方身體連中九刀,血淋淋的畫面配上對方人物的慘叫聲,真是詩中有畫,畫中有詩。

啊!你的叫聲實在太好聽了,真是一個美妙的樂器,彈出動人的樂章。對方挂點之後,我對他說:
『究極小可愛是我馬子,今天只不過給你一道小小的開胃菜,以後你是要再去鬧究極小可愛,你就準備等著吃大餐,我會照三餐殺你,心情好,我還會加個宵夜 下午茶讓你慢慢享受。』

我發現我還蠻會跟人家嗆聲的,不過那個死吳如豪,沒事取這麽幼稚的名稱幹麻,害我講出究極小可愛,氣勢少一半,裝什麽可愛啊,噁心芭拉的。

語畢,對方完全沒有反應就下線了。

我在通訊軟體上遇到吳如豪,我把我幫他報仇的事情告訴他。
『哇!想不到你練那麽強喔,對方一定萬萬想不到你是女的。』
『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
『你那個嗆聲,真是狠角色,誰會想到你是女的啊。』
『說的也是,不過我反正是玩男生,沒必要裝淑女,喔呵呵,這就是玩男性腳色的好處啦,吳如豪 你幹麻玩女生啊,玩女性腳色不是一天到晚被虧嗎?很煩耶,我覺得那根本就是騷擾。』
『呵呵,玩女生有老公養我啊,這樣我就不必辛苦的賺錢了。』
(蝦米…我簡直不敢相信,他還有"老公"喔。)
『痾…那請問你老公是哪一位?』
『我老公有很多個耶 不知道你是在說哪一位啊?』
(……天哪,我不太想跟他繼續講下去了,再講下去,我細胞會死掉好幾個,想想自己幹麻那麽蠢,他那麽多"老公"可以幫他報仇,自己幹麻那麽雞婆,想一想真是不值得。)

『如果對方知道你是男的,他應該會想吐吧。』
『呵呵,可能吧。』
『你有什麽嗜好?』我露出很疑惑的神情
『打籃球和上網再來就是電動玩具。』
『小珍,你呢?你有什麽不爲人知的嗜好嗎?』

『沒有耶,我想到在告訴你。』
『該不會是半夜跑去偷拿歐吉桑的內褲,然後快樂的套在頭上聞吧。』
『屁啦!明明就是你愛做的事情,別賴在我頭上,這種事情就算給我一百萬我也做不出來。』
『唉唷,開玩笑的嘛,幹麽反應這麽大。』
『一~~點也不好笑,有損我玉女的形象耶,不過話說回來,你是怎麽想到這個的啊?還偷歐吉桑的內褲套在頭上勒,真是被你打敗了。』

『我是看新聞才想到的啊,不過新聞上面是說歐巴桑的內褲被偷,
這個時候我就靈機一動,爲什麽歐吉桑的內褲就沒人偷呢?尤其是現在兩性平等的時代更應該講求公平啊。』
『平你的大頭鬼,我會被你笑死,這種東西還講什麽平不平等,白爛。』
『呵呵 你又不是今天第一次認識我』
『我想我一定是前輩子壞事做太多了,所以才會認識你,這是給我的懲罰。』

『拜託,我才是勒,能認識我是你的福氣,我可是全臺灣第二美男子。我說第二 沒人敢說他第一。』說著說著臉上露出非常臭屁的表情。彷佛自己有多厲害一樣。
『阿勒,這種話你也講的出來,我看不要臉,厚臉皮,你才是全臺灣第一,沒人贏的了你。』

『呵呵,好說好說,我只不過稍微自戀罷了。』
『稍微??我看你的程度已經病入膏肓,沒藥醫了。』
『呵呵,最好是啦,你嘴賤的程度才是沒藥醫。』
『我是看人的。』
『唉唷,原來是這樣啊,我都不知道耶。』
『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著呢』

待續……

Written by Manyo, all rights reserved.
由manyo撰寫,版權所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anyo

Man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